首頁 > 企業文化 > 廉潔文化

萬斛泉源,一廉如水

2019.07.30

  宋代著名文人蘇軾在贛州時,曾與陽孝本在一泓泉水旁促膝長談,寫下托物言誌的《廉泉》。詩中提到:“廉者為我廉,我以此名為。有廉則有貪,有慧則有癡。誰為柳宗元,孰是吳隱之。漁父足豈潔,許由耳何淄。”讀之令人深思。

  永州之野,愚溪蜿蜒流淌,錚錚淙淙,清純誘人,卻因“其流甚下,不可以灌既;又峻急多坻石,大舟不可入也”,被柳宗元冠以“愚”名。廣州城外,貪泉聞名遐邇,相傳飲其水而起貪心。吳隱之在走馬上任前挹泉而飲,放歌言誌:“古人雲此水,一飲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移心。”最終卸任時依舊兩袖清風,不染一塵。

  自嘲“愚”而不愚的柳宗元,麵對仕途的坎坷若無旁騖,不忘初心,以手中的如椽大筆,對用人唯親、欺壓百姓等不正之風口誅筆伐,一句“廉潔自持、忠信是仗”的誓言擲地有聲。飲貪泉而不貪的吳隱之,麵對金錢的誘感泰然處之,不為所動,恪守“不貪為寶、不私一錢”的理想信念,成為後人學習的楷模。

  詩中提到的另兩件事也足以讓後人深思。沅江邊,漁夫規勸屈原“與世推移”,隨波逐流,不要“深思高舉”,自找苦吃。深山裏,許由因為聽不得為官之言,臨溪洗耳,恥於仕宦,最終隱世不出。現代社會,漁夫這樣八麵玲攏、巧於逢迎的“人精”比比皆是,許由一般“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也是不勝枚舉。他們看似深諳為人處世的大智慧,實則“棄廉”“假廉”,或隨俗浮沉,或沽名釣譽,在“廉泉”麵前自然相形見絀。

  萬斜泉源,一廉如水。作為新時代紀檢監察幹部,我們要時刻保持自己的操守,堅定信念、恪盡職守,常思貪欲之害、常懷律己之心,不觸紅線,不越底線、不失防線,做到忠誠幹淨擔當,用行動論釋“打鐵必須自身硬”。(孔令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