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策資訊

金融支持鄉村振興戰略探析

2018.04.20

  信息不對稱是傳統銀行業支持“三農”麵臨的瓶頸,而借助大數據技術能夠有效緩解信息不對稱的難題,無疑為銀行業服務鄉村振興戰略鋪平了道路。涉農金融機構應針對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需求的多樣性,借助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創新和整合業務渠道,提高金融服務的技術與數據應用能力,優化業務審批流程,縮短涉農信貸投放鏈條,提升農村金融供給的配置效率和服務水平。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去年底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提出,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點任務、保障措施做出了全麵部署。政策支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方向已經明確,作為服務鄉村振興主力軍的涉農金融機構,站在戰略的高度,圍繞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體要求,明確支持的功能和定位,加快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模式,推動金融資源向鄉村傾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動力支持,就成為肩負的重要責任。
  深刻領會金融支持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內涵
  (一)以支持產業興旺助力農業變強。金融支持鄉村振興,就是要不斷加大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力度,引導社會資本、先進技術、先進管理經驗進入鄉村,帶動調整優化農業產品結構、產業結構和布局結構,促進糧經飼統籌、農林牧漁結合、種養加銷一體。為此,應充分發揮涉農金融機構以信貸手段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作用,扶持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帶動鄉村種植業、養殖業、加工業、服務業等多業並舉,延伸信貸支持鏈條,積極扶持糧食種植、購銷、加工、銷售、流通等全產業鏈發展,使全產業鏈各個環節前後呼應、多種信貸品種之間互為補充,實現鄉村產業興旺,助力農業變強,確保糧食安全,把十幾億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裏。
  (二)以扶持綠色農業帶動農村變美。伴隨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為高質量發展階段,農業也從追求高產階段轉到追求綠色可持續階段,金融支農的導向也應進行根本轉變。
涉農金融機構把綠色導向貫穿於金融支持鄉村振興的全過程,大力推廣綠色信貸業務,重點支持農業綠色循環低碳生產、農業綠色開發機製、節約高效農業用水等領域,運用綠色金融引導農村種養殖業由過去依靠資源消耗的粗放經營造成環境汙染和生態退化向綠色發展轉變,推廣節本增效農業生產技術,加快畜禽養殖無害化處理,正確處理好農業生產、農民增收、生態保護三者的關係。依托農村綠水青山、田園風光、鄉土文化等資源,扶持各類休閑農業、都市農業、鄉村旅遊、健康產業、農村電商以及集循環農業、創意農業和農事體驗於一體的農業新產業、新業態發展,推進農業、林業與旅遊、教育、文化、養老等產業深度融合,帶動農村變美。
  (三)以發展普惠金融引導農村變富。長期以來,我國農村金融市場發展不均衡,欠發達地區農村金融需求仍難以有效滿足,金融供求配比失衡,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和便捷性與城市相比,還有較大差距。金融支持鄉村振興戰略,就是要找差距、補短板,尤其要順應農民對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著重解決涉農金融服務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把更多的金融資源配置到鄉村振興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通過向農村貧困地區延伸服務、拓展功能,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廣覆蓋的普惠金融體係,穩步推進金融知識下鄉,圍繞“信用與鄉村發展”“信用與鄉村生活”等主題,營造良好的農村信用氛圍,廣泛開展“好信用建好檔案,好檔案優先貸款”等形式多樣的金融普及活動,提升鄉村居民運用金融服務創業致富的能力,實現農村富裕。
  不斷推出金融支持鄉村振興新舉措
  (一)創新服務模式和產品。其一,以科技創新改變傳統金融服務。信息不對稱是傳統銀行業支持“三農”麵臨的瓶頸,而借助大數據技術能夠有效緩解信息不對稱的難題,無疑為銀行業服務鄉村振興戰略鋪平了道路。涉農金融機構應針對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需求的多樣性,借助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創新和整合業務渠道,提高金融服務的技術與數據應用能力,優化業務審批流程,縮短涉農信貸投放鏈條,提升農村金融供給的配置效率和服務水平。其二,豐富涉農信貸增信方式和手段。涉農金融機構要抓住十九大報告提出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後再延長30年的政策機遇,針對土地規模化經營帶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將大量湧現,對涉農信貸期限長、額度高的需求,探索發放農村土地經營權和農房抵押貸款,開展農業設施、設備抵押貸款和生產訂單融資,提高額度、延長期限,推出家庭農場及專業大戶貸款、農民專業合作社貸款、農業產業鏈貸款、農村電商數據貸款等新的融資模式,滿足土地經營權流轉、股份合作、代耕代種、土地托管等土地流轉型、服務帶動型多種形式規模經營需要。其三,圍繞農村產業鏈加大支持力度。針對隨著現代農業規模化經營推進,進入農業產業鏈的經營主體對金融需求呈現出由小額向規模化轉變、由單一向多元化轉變的實際,涉農金融機構要以有效解決農業生產環節、流通環節、加工及銷售環節融資入手,打造差異化金融產品體係,建立客戶分層體係,提高風險定價水平,實施精細化、差異化定價,合理確定利率水平,針對農業生產季節性特征,提供不同需求服務,如農忙時提供資金支持、收獲時提供結算投資理財服務,實現涉農金融服務從單純農戶小額信貸向綜合支持專業合作社、專業大戶、家庭農場和農業園區轉變,促進農業集約化、規模化、標準化發展。
  (二)大力發展農村綠色金融服務。其一,發揮金融對農村綠色產業發展的引導、約束和杠杆功能。涉農金融機構要圍繞農業向綠色化、低碳化轉型發展的方向,通過金融服務引導農業生產由單純追求高產,向高產高效、資源節約、生態環保轉變,向節水、節肥、節藥、節地轉變,加大綠色信貸投放,支持循環農業技術、綠色種養殖業、綠色加工業擴大規模,滿足綠色、低碳農業不斷擴大的金融需求。其二,完善綠色農業信貸投放機製。製定差異化的信貸政策,在綠色金融產品創新上尋突破,因地製宜探索農產品商標質押貸款試點,通過貸款客戶分類管理,對納入信貸項目庫的農業循環經濟項目,落實評級授信政策,擴大授信額度,建立麵向現代農業科技示範園、農業循環經濟種養殖龍頭企業、生態農業的“綠色貸款通道”,實現綠色金融業務從小到大、由點到麵加快發展。其三,加大政策支持農村綠色金融發展的力度。不斷完善農村綠色金融相關標準規則和政策體係,建立健全與農村綠色金融發展相匹配的專業性中介服務體係和第三方評級評估機構,調動涉農金融機構發展綠色金融的主動性和積極性,加大對符合條件的農村綠色小微企業和綠色項目的信貸投放。
  (三)加快農村普惠金融發展。其一,擴大農村金融服務規模和覆蓋麵。製定“三農”普惠金融業務發展規劃,加強財稅、金融、投資政策的協調配合,建立健全以激勵為導向的普惠金融政策體係,積極有序發展村鎮銀行、融資性擔保機構、小額貸款公司等新型農村金融機構。放寬市場準入,引導民間資本有序參與,加快建立多層次、廣覆蓋、可持續、競爭適度、風險可控的現代農村普惠金融體係。其二,重點推進征信體係平台建設。建立跨機構、跨地區、跨行業、跨部門的信息共享、交換和交易機製,打破不同機構、公司和部門之間的信息閉塞,豐富“三農”業務主體信息的來源、維度和頻率,組建專業團隊、投入專項資金,聯合電商交易平台、農貿交易市場,進行征信數據采集試點、推動“三農”征信數據庫建設,重點做好農村低收入群體、小微企業等基礎信息收集、加工和評價工作,奠定農村普惠金融服務基礎。其三,發揮金融扶貧“放大器”作用。依托貧困地區資源稟賦和產業特色、地方政府優化產業發展規劃,圍繞產業扶貧、旅遊扶貧、電商扶貧、易地搬遷、生態建設扶貧、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等扶貧項目,遵循商業可持續發展的金融扶貧模式,有效提高金融扶貧與精準脫貧的匹配和適應程度,不斷提升金融扶貧的效率和質量。
  (四)防範金融支持鄉村振興風險。首先,建議由財政出資建立農業風險補償基金,對金融支持農村振興的信貸投入給予一定比例補貼,對形成的貸款不良率按一定比率進行風險補償。穩步推行農業保險製度建設,擴大政策性保費補貼範圍,吸引更多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利用政策性農業保險防範風險。同時,采取財政補貼、減免相關稅收等方式引導、鼓勵商業性保險機構開展農業保險業務,創新開發適應市場需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能夠承受,有一定盈利空間的涉農保險產品,使農業經營主體遭遇災害損失時獲得啟動資金。其次,建立風險共擔及補償機製,引入農戶、經濟組織、財政、擔保機構等多方參與的聯保模式,實施“集中擔保,分散使用”“限額擔保,周轉使用”等靈活有效的擔保模式,運用綜合措施,熨平金融支持鄉村振興的風險。